Menu:


点击最多

  • 并于2012年获国家环保部授牌
  • 单是这只小猪出生时母猪就费
  • 上海洋山深水港主航道已正式
  • 2011年以来
  • 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已经连
  • 市交巡警支队重申
  • 并于2014年底升任住持
  • 监测结果显示
  • 全国股票投资者数量达1.42亿
  • 我们很无奈
  • 每家每户请吃酒不仅凝聚了各
  • 尤其今年上半年
  • 推荐阅读

  • 整体卫浴陶瓷要发展壮大
  • 单是这只小猪出生时母猪就费
  • 记者来到西海子菜市场
  • 她说
  • 要清醒认识反腐败斗争依然严
  • 随着时代的发展而衍生出不同
  • 读者应谨慎
  • 监测结果显示
  • 市交巡警支队重申
  • 并于2012年获国家环保部授牌
  • 我们很无奈
  • 2011年以来
  • 对方表示现在已经请不到护工或者钟点工了

    2021-07-18 00:51

    有些餐馆在员工来源上做起文章:“糊涂记”的负责人表示,员工流失的情况近几年比较严重,但只要提前安排好,就不会出现服务人员不足的情况。店里就聘请过西安本地放假回家的大学生来店里工作。优厚的收入、较好的工作环境可以吸引一些放假回家需要赚零花钱或者需要体验生活的大学生。大学生素质高,好安置,显然是补充人手不足的首选。也有餐馆以轮岗制化解用工难题。“我们的员工分成三波轮班制,之前我们会商量好有些人提前回去过年,有些人推后过年,过年时候轮班的人会有双薪或者三薪的补贴。”“天下第一面”的领班如是说。

    过年开门营业不?过年前后小餐馆闭门谢客、找不到地方吃饭成了大部分工薪阶层的烦恼。记者在安东街密集的小吃店铺打听下来,大多店主表示不管平时再怎么忙,年总是要回家过的,在年三十前几天就要关门停业了。

    年关将至,往年快递变慢递、餐馆没人端盘子等服务业缺工状态上演在即。今年记者调查走访发现,店老板和打工者早早备战,应对即将到来的人手紧缺状况。高薪留员、招收大学生应急或是部分人选择在西安过年,今年春节西安服务业“缺工”现象或许有望缓解。

    每年这个时候,小餐馆闭门、快递歇业、保姆找不到,城市的“服务”质量急速降低。这种结构性“缺工”如何形成?该如何解决?分析目前的“用工荒”,主要原因就是服务员、保姆这些进城务工人员集中返乡。这个群体虽然人在城市工作,但并不是城市人。这样,春节这个举家团圆的传统节日来临,他们大多会舍弃更高的经济利益选择回家过年。

    请不到护工的人头疼,请到工人帮忙的人也有头疼的。由于年末家中清洁工的需求量增大,有些家政公司临时招新人培训,员工素质不够高。“平时擦一次玻璃两个小时就能完,有次年前我们家请人擦玻璃,钱没少花,但是从早上擦到下午都没完。”白领谷女士对年关“萝卜快了不洗泥”的保洁服务十分不满。

    此外,我们感慨“缺工”带来的种种不便时,这些城市“服务”员往往拿着微薄的薪水。我们反思,往往在年关时才切实感受到他们的重要,这些服务人员付出的劳动与所得并不成正比,是否该给他们城市应有的尊重?

    对于老板们的殷切,打工者们怎么想?调查发现,大型餐饮企业的员工由于福利较高,人员相对稳定。中小型餐馆的大部分员工表示:不管咋样,年肯定是要过的。在某中型餐馆打工的服务员偷偷告诉记者:“如果老板愿意出三倍工资的话,可以考虑不回家过年。”

    中型餐馆就有点纠结:采访中几名店老板直言,现在还在考虑过年要不要开门。为什么要挣扎呢?首先是客源问题,中国人在过新年的时候比较习惯在家里团聚,虽然现在选择在外面吃年夜饭的家庭越来越多了,但是显然这些家庭并不足够照顾到所有餐馆的生意,如果过于冷清的话,开门做生意就不划算了。其次就是用工问题,西安市中小型餐饮业的服务人员大多来自城市周边地区,如果员工要回家过年的话势必不能正常营业。太乙路“聚香福湘菜馆”的老板告诉记者:“我也想开门,但是员工大多不是本地人,不管怎么劝到了初一就都跑光了。只能到市场上临时出两到三倍的价钱按日聘请临时工。”这位老板表示为了保证年后大师傅能回来上班,还会想办法给大师傅购买车票。

    当然,一个城镇的整体容量总是有限的。不过,长期以来,城市在引进外来人员时,往往注重高层级人员,对低层级的工种和人员设置较高门槛,导致一些服务业从业人员绝大多数都是流动人员。于是,这些行业常常出现季节性的“用工荒”,也不利于这些行业整体工作质量和效率的提高,使其长期沦落为社会发展的短板。

    平日里风雨无阻的快递员,在这个时候也都大多选择回家过年。“我们年前两三天就放假了,一直到初八才会回来上班。”一位年轻的快递员告诉我们。“一年也就这么几天,回去好好过个年。”另一位快递员表示,他们公司在过年的时间大部分人会放假,虽然会有人留守,但这两天如果要邮递货物的话,速度应该没有往日快,而且投递价格也比较高。

    我们很少注意到,即便过年,大街小巷的地面也都是干干净净的。在各行各业的人们都回家过年的时候,清洁工们依旧忙碌在自己的岗位上。“我过年不回家,要是回家了这大街谁扫啊,三十晚上那满地的炮灰哪儿能堆在路上。”清洁工王大爷表示,他们过年时不休假。即使有同事需要回家过年,也会提前找人代替自己的工作。王大爷表示扫一条街的话一个月是1500,“我年纪大了,只能管半条街,每月拿个五六百。”

    过年前大扫除是中国人的习惯,老人孩子要照顾,看护也少不了。1月13日,记者打电话去几家家政公司咨询,对方表示现在已经请不到护工或者钟点工了。某家政公司表示,即使提前预订服务,在过年的7天中,家政人员也是要放假的。这可就让不少家里有需要的人在这两天挠破了头。